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富士康昆山产区6万个饭碗被机器人抢走

2019-03-07 21:17:24

30年前的4月9日,世界上个无人工厂在日本诞生,现在随着技术的进步以及人力成本的提升,无人工厂在世界范围内逐渐普及。

2015年初,拥有130万员工的鸿海集团宣布未来计划缩减员工,引起轩然大波。鸿海集团发言人胡国辉在该报导中坦承,鸿海内部已拟定计划,逐步减少员工人数,但具体进程,“还看我们引进机械人和制程自动化有多顺利。”戴家鹏说到,他是鸿海自有品牌端看“Foxbot”的幕后操刀者;鸿超准自动化机器人事业处负责人、鸿富锦精密工业副总经理。

富士康昆山产区6万个饭碗被机器人抢走

他接受专访时揭露一个惊人事实──外界一直无法一探究竟的鸿海机器人事业,竟然已成气候。鸿海的机器人生产中心──山西晋城厂,已成为中国机器人制造基地,甚至比欧洲大厂艾波比的上海厂规模还大。“我们一年有至少上万台机器人的产出量,”戴家鹏傲然的说。进入鸿海深圳龙华厂区,参访过去从未对媒体公开的机器人研发中心。这是在龙华厂区深处的一个老旧铁皮工厂。过去鸿海集团个计算机机壳的冲压厂,郭台铭在中国发达的根,现在成为“Foxbot”的诞生地,数十台蒂芬妮蓝的机械,快速挥舞测试中。厂房内产线冷清,只有操作员用计算机按钮控制Foxbot。机器手臂前端夹起状似iPad的背壳,放在另一台机器手臂打磨。Foxbot的心脏,控制器的轴卡,是台湾工研院的技术。

富士康机器人事业已成气候

Foxbot早2005年开始酝酿,那时鸿海开始走向自动化来完成日益精密制造工序。当时鸿海络连接产品事业群(现FIT)主管卢松青(现任鸿海集团副总裁),考虑用机器人来提供制造效益。他成立了项目,找戴家鹏一起研究。眼看自家有研发的能力,郭台铭来年就在内部明确指示,要发展机器人事业,还成立了鸿超准机器人事业处。从早期的深圳一号,到目前“富士康机器人家族”发展出约17款,用在机器加工、冲压、压铸、喷涂、抛光打磨、焊接、组装、包装、检测等不同的制程领域。在台北、山西晋城、深圳三地都有研发中心。“鸿海自己厂内就是实验场,”一名机械设备业者说。原本鸿海厂内使用大厂如KUKA的产品,购买整套解决方案很昂贵。如果自制机器人比例提高,可省掉包括维修在内大笔费用。“更重要的,鸿海等组装厂、芯片厂,生产线都不想委外,怕泄漏生产及产品讯息,”这名鸿海供应链业者坦言。

富士康昆山厂区6万个饭碗被机器人抢走

近几年来,富士康科技集团作为全球电子产业制造商,在“关灯工厂”、“机器换人”的建设方面取得巨大进展。作为富士康在大陆第二着陆点的昆山厂区,其员工从多时的11万人缩减至5万多人。

在富士康“工业4.0”自动化智能生产线,其中的一个生产流程中,15台设备在3名工人的看护下,一天就可以生产130万件中间产品,完全颠覆了以往几百名工人,在同一条生产线上接力作业的印象。在生产连接线接头的热熔焊接厂房,机械手臂在昏暗环境下,取代人力处理精密零件的二次成型作业。免开灯不只省电,每条产线每个班仅需1人照顾机器,12小时的产量就可突破2万件。

在“关灯车间”看到,由于设备自动化程度很高,厂房灯光绝大多数处于关闭状态,厂区内有少量工作人员。厂房屋顶铺设着6兆瓦的太阳能电池板,为灯光系统提供电能。在传统连接器零件厂房,生产制程运用工业4.0物联进行管控。

据企业统计,自2010年至今富士康投入3亿元对昆山厂区车间进行自动化改造,采用自主研发机械手臂2000余台。

游象富表示,当下制造业面临诸多困难,但富士康不会放弃制造业,自动化是未来制造企业改善现状、提档升级的必然走向。

富士康预让机器人组装iphone

2006年之前,鸿海所有的抛光打磨,都由人工完成。当时打磨车间灰蒙蒙一片,产线工人的脸,都黑呼呼的。两年后鸿海做出打磨机器人。“算是蛮大的一个里程碑,”戴家鹏说。当年的工安事件也加速鸿海自动化的脚步。目前,鸿海光是抛光打磨机器人产量,一年超过一万台,比和硕旗下的铠胜、机壳大厂绿点数量多。未来,让机器人整合更多功能,能优化产线的整合性系统机人(systemintegratedrobot),也是鸿海的研发重点。外界奇,鸿海何时准备让机器人上场组装iPhone?“目标有,诱因也有。我们只能说,努力作,”戴家鹏很低调。智能精密度愈来愈高,功能增加体积却不能变大,另外,汽车五年换一个版本,3C半年就汰换,一款新车前制半年,3C却一个月就要搞定,等于接单完产线就同步规划好,步调差很多。目前虽离郭台铭喊的“百万机器人”仍有一段距离,但鸿海机器人研发只能一直往前走了。

(来源:破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