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探访北京即将消失的服装批发市场批发资讯

2018-10-29 12:33:07

探访北京即将消失的服装批发市场批发资讯

距离过年还有不到一个月,40岁的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以下简称“动批”)的商贩石先生提前开始了年终清仓大甩卖,这两年他在“动批”的生意越来越难做,收入甚至比过去“好的时候”少了一半。 石大哥所在的“动批”是北京居民淘换廉价服装鞋帽的“胜地”之一,这个如农贸市场般喧嚣的服装批发市场兼收并蓄,是外地人在北京从事小生意的淘金地。 不过,在首都近些年的发展规划中,“动批”却是一片注定要“消失”的地界。据其所在的西城区政府透露,2015年,西城区将完成10%的“动批”商户疏解,预计有1300户。 面对即将被疏解的命运,“动批”商户们的“淡定”反应,和周边地区的热切,都有些让人出乎意料。 北京“动批”商户:搬迁不是主要烦恼 成立近30年的“动批”从初的几家路边服装摊位,壮大成为拥有12栋批发兼零售的商场,以及两栋正在建设中的新楼的廉价服装交易中心,这些建筑共占地8万平方米,日均人流量近10万人。 1月11日,在“动批”活跃12年之久的天皓成服装商场被正式摘牌,清空后,将被改造为金融写字楼。印证了从2013年底就开始传出的“动批搬迁”消息的真实性,“动批”这个外地小商户聚集地的消失只是时间问题。 不过,搬迁对于大多数商户来说,并不是的烦恼,近几年,“动批”的销量走了下坡路,这让石先生体会到加绒打底裤也挡不住的寒意。 “我已经有将近两年不敢囤货了,都是库存清空后再进货,不像以前,一个月来几次货都是固定的,肯定能卖完”。他说。 石先生并不是经济学家,因此对销售额下滑原因也分辨不清,“就是卖不动,整体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社会各方面都不太好。”他说。 前几年,由于孩子无法在北京就学,本是和石先生一起打拼的妻子返回老家照顾孩子,留他一个人在北京。“我很多朋友都决定过完年后就不回来了,现在扣掉进货的运费、成本和租金,一个月也就挣三、四千,太少了。”他说。 在“动批”卖毛衣、打底衫的陈大姐认为购的兴起是销量下滑的主要原因。“像淘宝那种店,不用租店面交租金,面对的客户还是全国的,我们‘动批’没法比呀,每年租金十几万不说,面对的也就是北京的一小部分人群。”陈大姐今年35岁,和丈夫从福建到北京打拼10年了。 由于服装批发市场不景气,陈大姐的老公已经率先转行“探路”别的行业。这也让她对搬迁的消息很“淡定”:“在那儿赚钱不是赚?” 北京市政府并没有对这一项涉及数万家商户的搬迁行动设定“时间表”,但“动批”数十栋商场大楼也已经有了改造方案,比如将引入自主品牌设计师工作室、电子商务或将小摊的位置换成更大型的服装店等等。 河北众地区:争当“备胎” 与石先生的“淡定”不同,54岁的安徽人张永胜已经开始寻找出路,他把目光投向了位于河北廊坊市内的新动批红门服装城(以下简称“新动批”),廊坊是河北靠近北京的城市,市区距离天安门只有40公里。 1月4日,张永胜在廊坊“新动批”的女装店开业,当天促销的销售额达到一万多元,不过,这几天顾客减少,平均每天卖出10多件衣服,而在北京的时候,这一数量是30多件。 “人流量和北京还是有差距,顾客多是本地或者周边县市的,外地的很少,另外,货物托运呀,物流方面还需要加强,没有北京方便。”张永胜说,廊坊的市场“还得慢慢培育”。 张永胜一家三口从安徽到北京打拼已满20年,从一开始的早市、夜市的地摊,到服装市场,再到商场一条街都经历过,面对被迁出的命运,他想得很开:“北京要升级改造,我们这些低端零售业迟早要迁出,还不如早走做准备,在那里赚钱都是赚。” “新动批”并不是即将迁出北京商户们的选择。去年5月,聚集在京南大红门的8家批发商场与廊坊市永清县签订初步协议,集体落户永清国际服装城。与此同时,位于河北保定的老牌箱包批发市场集散地,白沟小商品批发市场也向北京的商户抛出了橄榄枝。 相较之下,虽然在之前并没有高调进行宣传,但元旦开业的“新动批”提供的两到三年租金免费的优惠,率先吸引了不少商户转投其中。 “我在北京的摊位租金一季度就5200元,仓库租金一个月1000多块,这些都基本上省下了”。来自河北的商户辛德印说,他是河北人,曾经在北京西红门的盛宏达批发市场卖了8年童装。 “这批入驻‘新动批’的商户,不少都是在北京有店,在这边又选了个铺子,基本上是把我们当‘备胎’,但我觉得这没关系,只要他们把我们这里当备胎,我们就成功了。”廊坊新动批红门服装城总裁刘智勇说。 目前为止,“新动批”共吸引了约1500户商家入驻,其中七成来自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与大红门批发市场。 北京留不下,河北不想去,怎么办? 坐在位于“动批”的自家化妆品小店里,“85后”小过为自己考虑过很多出路,但唯独没有去河北发展的选项。 “廊坊我不想去,如果过两年非得搬迁,我就不干这行了,或者和父母回老家”。他表示自己已经下了决心。 小过是安徽巢湖人,他的化妆品小店位于“动批”金开利德商场二层的一个转角处,由于父母之前在北京做生意多年,三年前,小过和妻子从老家到北京和他们汇合,他承认北京消费水平高,压力也很大,但就是有一股“魔力”吸引着他。 “北京和其他二线城市的发展水平和城市观念完全不一样,北京更前卫。”他说。 而包括陈大姐和石先生在内的不少“动批”商户也放弃了转战河北的想法,因为他们认为河北的批发市场“还是不如动物园成熟”。 “十年前动物园就名声在外了,市场规模很成熟,再加上靠近市中心,地铁公交便利,离北京北站火车站也很近,很多人都认为在这里发展肯定有利可图。”陈大姐说。 如此黄金地段,却不会永远属于外地人聚集做小生意的“动批”。根据《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年-2020年)》第三条中心城调整优化的规定,“与现代国际城市形象不相符合的小商品批发市场,应加快整治和搬迁。” “动批”并不是将被搬迁的批发集散地,散落在北京城各处的其他服装批发市场、水果批发市场、电子批发市场也将陆续得到整治。 当真正严肃地考虑起搬迁,石大哥还是充满不舍。“要是不搬迁,我觉得我可能还会在这里卖10年,毕竟很多东西都在这里,也不是说撤就撤的”,他甚至想,在“动批”改造之后,如果顾客数量增加,他或许也把自己“升级”一下,继续留在“动批”。(A10)

乌兰察布恒大名都
防火外墙岩棉板
群升万国天地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