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菅直人的核电政策或令日本告别富裕时代

2018-11-02 12:17:17

菅直人的核电政策或令日本告别富裕时代

无论日本的菅直人首相绝不放手政权的信念多么强烈,就是在内阁不信任决议案被否决后日本政坛已经无法把他拉下马了,但他还是必须走人。

迫使菅首相会马上辞职走人的不是诸如没有起色的经济政策,地震和核电站事故灾后处理欠妥问题,甚至也不是接受外国人献金那种具有违法可能性的问题,而是他在维持政权的时候滥用了日本独有的“言回”和默认做法,挑战了日本的文化习惯。

“言回”就是使用替代的词汇表达同一种意思。大家都觉得日本人不善于明确地表达自己的意见,这实际上就是文化不同造成的印象。日本人虽然会用很多替代的词汇,但要表达的意思实际上还是非常明确的。而且聆听的一方也会很明确地理解发信者要表达的意思,这就是默认。也就是说对日本人的言回,他们自己一点也不糊涂。在日本这也叫做“读懂空气”。

比如,在6月2日内阁不信任决议案投票之前的民主党议员会议上,日本不应该具有政治色彩的NHK电视台就在菅首相的发言还刚刚开始时,就打上了首相辞职的字幕。因为大家都认为这次民主党议员会议就是为菅首相表示辞职而召开的,无论他说什么,大家都会认为都是辞职的表示。

菅直人首相说,在条件成熟时让年轻一代多负,并没有明确他自己要辞职。但无论是会场中的议员们,还是电视机前的观众都认为菅直人的这种发言就是辞职的表明,他们把菅的发言当做言回而予以默认。NHK之所以会打出这样的字幕就是基于大家共识的这种默认的存在。但是,在内阁不信任决议案否决之后,菅直人却否定了要他辞职的任何约定。就是这次否定断送了他首相的前途。

无论出于什么理由,出席那次民主党议员会议的人都认为那是菅直人首相宣布辞职的会议。那次会议也是可以让菅直人首相光荣撤退的一次机会。如果内阁不信任案通过的话,那将是极为不光彩的一页。但是,事后菅直人说他没有言回,他的一字一句都明确地表达了他要说的意思,那就是不辞职。菅直人不想离任应该是真实的,但完全可以在民主党议员会上明确表示,或者根本就不用参加那次会议。当然那样的话,内阁不信任案就可能通过,菅将成为二战之后第5位不被信任的首相。所以菅直人出席了那次会议,并讲了一些令人遐想的话。结果成功地阻止了民主党议员的大量造反,否决了内阁不信任决议案。

据透露出来的消息说,菅直人以及他的助手们对这次民主党议员会议做了大量的准备,他们读懂了民主党内存在“反菅不反党”的空气,所以计划性地利用日本的言回习惯造成菅直人马上辞职的气氛,迫使准备造反的民主党议员失去造反的理由。说他们是有计划性的是因为他们虽然把菅直人讲话的主要内容形成了文件,但就是对“辞职”两字不落一笔。虽然到也没有看到欧美式的契约,但日本的言回文化使民主党的伙伴们确信他会很快辞职的。尽管菅直人并没有提到马上要辞职,但他出席那次会议本身就是一种的言回,否则根本就没有出席的道理。

但是,菅直人在6月3日的国会的答辩中指出,他没有和任何人达成要辞职的约定,说他要辞职只是媒体的一厢情愿而已。日本人理解的是“言回”,但菅直人却在这里强调了欧美式的契约,这使很多日本人也看不下去。属于菅的政治领路人、负责起草那个文件的北泽俊美随后就立刻指出,文件起草的前提就是菅辞去首相。这证明了民主党议员会议上菅的发言就是言回。在国会中的答辩是很严肃的,因为说谎就可能被定罪,如果菅在国会答辩不假的话,那就是挑战日本的文化习惯了。

菅挑战了日本人的文化习惯,触犯了众怒。这样连一直支持他的人也都开始倒戈。空气突变,菅的首相前途就要戛然而止了。

日本告别富裕的时代

在去年菅刚出任首相时笔者就在《日本新首相的外交基轴将是日美关系》中指出:菅直人一直做好了接班上台的准备,而且他的目标是长期政权。所以,上任以来,菅抱着绝不放弃政权的信念,化解了多次面临的下台危机,以致终上演了那场挑战日本文化的政治剧。

其实,在下台压力一直没有减少的情况下,菅也获得了很多的机会。3月11日的日本大地震不仅又一次化解了他的下台危机,而且在这之后的抗震救灾还都可以成为他争取民心,从而获得长期执政的绝好机会。菅为了抓住这次机会,他没有和执政党商量就果断地要求中部电力公司停止浜冈核电站的运营。这个决定受到了怀疑核电站安全性的国民的欢迎,据随后NNN(日本)所做的民意调查显示:有71.2%的日本国民对此表示赞成。而且同时要求日本逐步减少核电站的人也达到了64.3%。之后,菅直人还公布了要摆脱对核电站依赖的新政策,希望在核电政策方面得到国民的支持。

菅直人似乎在这一问题上赢得了很多政治得分,但是,这种得分却使他在经济领域再次失分。正如一贯支持菅首相的执政民主党干事长冈田克也指出的那样:正是因为菅首相的言行,造成了日本核电站运营的障碍。由于菅的言行,日本核电站开始走向运营全面停止的局面,日本经济为此要承受沉重的打击。

根据设计要求,日本的核电站的核电机组必须在运营13个月之后彻底停止,进行定期的检修。在福岛核电站事故之后,按计划进行定期检修的各个核电机组都没有恢复运营。包括九州电力公司的玄海核电站2、3号机组,关西电力公司的高浜核电站1号机组,美浜核电站1号机组,北陆电力公司的志贺核电站1号机组共5个机组,在原定的检修后恢复运营的3个月之后还没有重新启动。这些核电机组之所以没有重新启动恢复运营,主要是核电站周边居民的强烈反对。而5月10日菅首相要求中部电力公司停止核电机组运营的举动更是强烈声援了这些反对核电站的居民。反对核电站的声浪更加高涨,不仅上述这些核电机组无法按计划恢复运营,而且日本其他核电站也都将被迫停止运营。那么在13个月之后,日本国内的所有核电站就都会被迫停止运营,而日本全国也将因此失去近30%的电力。

同时这也意味着在3月份那次大震灾中没有受到影响的日本西部地区也将受到严重影响。因为地处日本西部的关西电力公司、九州电力公司和四国电力公司对核电的依赖程度都超过了40%。如果,日本的核电站全部停止运营,那么日本西部的供电缺口将超过日本全国缺电的平均数。本来还想用节余电力支援灾区的日本西部有可能变成日本的重灾区,日本经济遭到打击的程度可想而知。菅的核电政策虽然获得了不少政治得分,但却使日本经济陷入更加困难的境地。

福岛核电站事故引起了日本大面积缺电,而社会舆论的导向也使核电站没有新建的可能,缓解供电不足只能使用成本更高的其他替代能源,日本的能源价格的上涨已经无法避免。而大面积缺电和能源价格上涨有将使日本经济在供给方面受到限制。日本经济已经因为生产能力的多余而需求不足形成了长期的滞胀,劳动人口已经开始减少,曾经非常高的储蓄率也会很快地变成负数,已经是0.5%以下的经济增长率将毫无疑问地再次归零。也就是说,随着日本核电站的全部停止运营,日本将告别富裕的时代。

日本学者早就对日本经济的走向做过以上的预警,事实上日本经济的这种倾向在3月份大地震发生之前就早已显露端倪。但是日本政府却没有开出很好的处方,实际上日本政府也没有很多选择余地,可行的措施是增税。但是任何一个政党提出增税的政策,就会在全国的大选中遭到惨败。本来,这次大地震可以给日本重振经济的一次机会,但是菅首相的核电政策将这次脆弱的机会也断送了。

是执着,还是负责?

执政的民主党也看到了日本核电站全面停止运营的危险性,他们希望那些按计划停运检修的核电机组尽快恢复运营,但是如何说服核电站周边的居民却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

首先,菅首相在要求中部电力停止核电机组运营的同时却要求其他核电站继续运营,其根据的标准有所偏颇。要求核电机组停止运营的政治判断固然为菅赢得了民心,但是也为其他核电站的运营造成了障碍。

菅根据一份官方的地震预测报告认为浜冈核电站所处那一带的地震可能性超过80%,而中部电力公司对该核电站的防波堤等安全措施都存在很大的缺陷,所以,继续这样运营该核电站是非常危险的。也就是说因为浜冈核电站地处地震带上,地震的可能性非常大,所以,必须马上停止运营。而其他核电站所处地方地震概率没有这么高,所以可以继续运营。

但是,在野的自民党议员片山五月指出,菅手上的这份核电站所处地方的地震预测资料中,各大电力公司的16个核电站所处位置的地震预测都包括其中。虽然浜冈核电站所处位置的地震可能性为84%,但是,这份资料同时还显示福岛核电站所处位置的地震可能性为0,而其他的核电站所处位置的地震概率都在0.6%以上。如果地震概率为零的福岛地区也发生了9级大地震的话,那么其他地方又怎么可以说是安全的呢?浜冈地区的84%地震概率和美浜的0.6%概率之差又有多少意义呢?

仅仅根据这样的预测来判断也使得日本核电站的运营变得异常困难。现在,日本政府要求那些定期检修的核电机组早日恢复运营,政府部门的相关官员正在努力地说服核电站周边居民。但是,由于要求核电站停止运营的标准暧昧,其他核电站地区的地方政府和居民依然得不到他们的核电站是安全的可靠说明,所以依然反对这些核电机组的恢复运营。佐贺县的古川康知事就指出,如果停止核电站的运营是政治家的政治判断,那么就要政治家出来进行澄清。

解铃还须系铃人,不仅核电站周边的官员和居民,就连民主党干部,以及菅直人内阁的成员,都希望菅直人首相能够深入这些地区,向那些怀疑核电站安全性的居民做说服工作。然而,即将黯然离任首相的话,还有多少说服力呢?

福岛核电站事故之后,日本国民对核电站安全性的怀疑达到了闻核色变的空前程度,要求废除核电站的呼声也此起彼伏。得不到一手资料的国民当然有怀疑核电站安全性的充分理由。不过在核电站事故之后,菅的行为并没有让人感到他的为国民排除患难的诚意。包括要求中部电力停止核电机组的运营在内,无论菅是突击视察福岛核电站事故现场,还是单刀赴会到东京电力总部去指责他们处理不当,所有这些行为都被认为是作秀,都被认为是对政权权力的执着,而不是对政治的负责。

日本媒体一致评价菅首相对到手的权力有超乎寻常的执着,事实上他也曾经说那怕内阁支持率不到1%,他也不会放弃政权的。日本政坛,往往只对受到欺诈的受害者进行无情的批判。菅依靠对政权无比强烈的执着精神,一步一步地走到了今天。虽然3月份的日本大地震延长了菅直人的首相任期,然而,这次大地震已经成为日本告别富裕时代的标志,菅对政权的执着也使他成为日本告别富裕时代的位首相。这对他来说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运。他象征了这个新的时代:有点气急败坏,有点无可奈何。

榨油机
手机打鱼
低温制冷机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