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乐乐案重审一人辩称轮奸她只要罚几百

2018-12-03 16:50:01

乐乐案重审:一人辩称“轮奸她只要罚几百”

11月29日,唐娟拿着当年寻找女儿的寻人启事,不禁潸然泪下。

南都讯 据《潇湘晨报》报道前日,11岁女孩乐乐惨遭强暴并被拐骗卖淫一案在湖南永州中级人民法院开庭重审。庭审中,乐乐母亲唐娟继续诉7名被告死刑,并附带民事索赔184万元,但多名被告相继翻供。法庭没有当庭宣判,鉴于案情重大,将休庭择期宣布判决结果。

受害者及家属诉7被告死刑

12月23日一大早,乐乐的母亲唐娟和律师就赶到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口。陪同一起的,还有乐乐的父亲,一头白发的外婆、姑爷。

唐娟告诉,这次开庭一共有7名被告,除了一审已列入的周军辉、秦星、陈刚、刘润、蒋军军、兰小强6名被告外,还新增加今年7月被抓的被告秦斌。这7名被告涉嫌强暴、拐骗乐乐卖淫。

唐娟作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请求法院判令7被告赔偿各项损失共计人民币索赔184万元,并判处7被告死刑。

为什么会诉求7名被告全部死刑?唐娟表示,7名被告对女儿实施强暴、拐骗卖淫的犯罪,致使女儿终身疾病缠身,导致女儿精神障碍和迁延性心因性反应等多种后遗症,也使她的整个家庭千疮百孔,社会危害极大,所以诉求法院从重判处。

原告出具了184万元的索赔计算方式,包括乐乐医疗费、继续治疗费、精神抚慰金及经济损失。

永州市法医学鉴定中心、湖南省芙蓉司法鉴定中心、永州市人民医院等多家医院和鉴定机构对乐乐的精神状态和身体状态做了多次检查和鉴定。根据湘芙蓉司鉴中心「2007」精鉴第280号鉴定结论:乐乐属于创伤后应激障碍,该病的发生与2006年10月至12月期间被强迫卖淫所受的精神创伤有直接因果关系。而根据乐乐近的一份《医学鉴定书》显示,其外阴水泡反复发作3年,诊断为生殖器疱疹。分析认为:这种病毒引起的性传播疾病反复复发、尚无有效方法,很可能诱发生殖器恶性肿瘤,如怀孕易导致胎儿畸形、流产等。

多名被告当庭翻供

上午9时,庭审开始,7名被告被同时带进法庭。

周军辉是个接受讯问的主犯,他语气低沉,多次表示,自己愿意承担。他说,我错了,我愿意负责。但他同时表示,父母年事已高,希望能不判自己死刑。他愿意用赔偿来弥补过错。

随后的几名被告当庭翻供,顿时激怒了唐娟和其他家属。秦星不认为自己强迫乐乐卖淫,她边哭边说,有些情节证据并不充分。而此后出庭的被告人陈刚、刘润则更是当庭翻供,拒不承认事实。

我当时看她好像有十七八岁了。刘润是主犯,2006年12月底的一个晚上,蒋军军、秦斌、刘润、兰小强四人轮奸了乐乐,并对其拳打脚踢实施暴力。但在法庭上,他的说法发生了变化。

他说,那不是强奸,是嫖娼。

不知道,不记得了,没看见这是刘润等人说得多的词语。

面对几名被告的翻供,乐乐的父亲气得一会站起来,一会坐下。好几次,他想冲上去打人,被法警劝阻制止。

庭审一直持续到下午6时才结束,鉴于案情复杂,法庭将择期宣判。

回顾

2006年10月1日晚上9点,唐娟发现11岁的女儿乐乐未回家,夫妻两人找了一夜无果。第二天一早,乐乐自己回家了,称前一天晚上因为在同学家做作业晚了所以就没回来。唐娟说她当时没有想到,10月1日晚上,乐乐被在溜冰场认识的、当时17岁的周军辉强奸。

10月3日,乐乐留了张字条就失踪了,字条称有人要她去做事赚钱,虽然她不想去但是必须去,还说她会回来的。之后,唐娟四处寻找,但都没有消息。后来,一个熟人打告知唐娟说在一家洗浴中心看到一个很像她女儿的人。唐娟迅速赶到这家名为柳情缘休闲屋的洗浴中心(老板陈刚,老板娘秦星,系男女朋友关系),蹲守10来天后,摸清了女儿的下落。2006年12月20日,唐娟终于从洗浴中心救出女儿,此时距离乐乐失踪已近3个月。

据乐乐讲,10月1日晚被强奸后,周军辉威胁她不许告诉父母。否则就把这件事情告诉她的老师、同学,并会毁她容、杀死她全家。10月3日,周军辉再次威胁乐乐跟他去工作,乐乐就给母亲留下一张字条走了。被带到洗浴中心后,短短的3个月时间里,刚满11岁的她在毒打、恐吓、胁迫之下被强迫卖淫100多次,遍布永州市的大小宾馆,有一次还遭到4名男子(蒋军军、秦斌、刘润、兰小强)长达5个小时的轮奸

12月23日上午,11岁幼女乐乐被逼卖淫一案在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不公开审理。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程度的母亲唐娟担当主要代理人。

上午的庭审现场,只有一名被告庭上痛哭认错并忏悔,其他被告大都辩称没有或不知道。庭审中,唐娟向一被告核对女儿遭四人轮奸情节时,情绪几欲失控。

■ 周红泉 张颐佳

这一次,我一定要控制住自己

早上不到7:50,乐乐的母亲唐娟和丈夫攥着一袋子的材料,守候在法院大门口,夫妻俩几乎一夜未眠,两眼布满血丝,一脸焦虑和担忧。

每隔几分钟,唐娟就不断深呼吸缓解自己的情绪。这已经是乐乐案第二次发回重审的第二次开庭了。在上一次开庭现场,唐娟突然情绪失控嚎啕大哭,被迫休庭。这一次,我一定要控制住自己。

78岁高龄的外婆也出现在代理席上,声援外孙女乐乐。

8:30,合议庭审判长宣布开庭。7名被告耷拉着脑袋鱼贯入场。永州市检察院两名公诉人出庭支持公诉。

由于提供法律援助的沃兴伟律师22日刚接手此案,他为唐娟列出提纲,在公诉人宣读完起诉书后,由公诉人和乐乐母亲唐娟直接提问。

这是唐娟为痛苦和难受的环节。她说,每一个涉及女儿被逼卖淫、遭轮奸的提问,都如同针锥刺心,句句滴血。

她说只有把自己当成一个局外的代理人,而不是一个受害幼女的母亲,才不会倒下去。

但在向第四被告核对其向警方交代的4人在一租房里轮奸女儿乐乐的情节时,遭到被告辩称:只是正常的卖淫嫖娼,治安处罚几百元钱的事情,唐娟再也忍受不住,声音几度哽咽,情绪几欲再度失控。

而愤怒的乐乐父亲一度冲下代理席,握紧拳头跑向被告席被法警及时制止。

一被告庭上哭诉我错了

在上午的庭审中,被告周军辉、秦星、陈刚、刘润4人接受了公诉人和唐娟的提问。他们在面对唐娟核对女儿被威胁强迫卖淫等问题时,大都辩称没有这回事或不知道。

对一个11岁的小孩做出这样的事,没有一点悔过之意,你们还有没有良心!乐乐外婆在代理席上大声质问。

只有被告周军辉表示了忏悔。他被控在认识乐乐后,将乐乐骗至柳情缘休闲屋,和其他被告一起组织、强迫乐乐卖淫,强奸乐乐等多项罪名。

在面对乐乐母亲和外婆的质问时,他一度当庭痛哭,并表示:对不起受害人、我错了,请再给我一个机会。

十一岁女孩称遭强暴后被迫卖淫 幼女成侵害新对象亟待重视

深度扫黄需斩断强迫卖淫利益链

11岁女孩乐乐突然离家出走,母亲3个月苦苦寻觅,终于在一家洗浴中心发现目光呆滞的幼女。女孩母亲称,细问之下,方知女儿被强奸后又被强迫卖淫。痛心母亲从此踏上诉讼之路。

据了解,乐乐的遭遇并非个案。强迫卖淫这种行为主要发生在一些涉世未深的幼女身上,犯罪嫌疑人利用威逼利诱等手段强迫这些人卖淫。

专家认为,只有加大对强迫卖淫罪的处罚力度,对处于各环节的犯罪嫌疑人予以相对严厉的惩处,才能从根源上斩断产业链,进行更有效的扫黄打非

□特别调查

本报任雪 本报实习生赵晨熙

今年15岁的乐乐(化名)是个初中三年级学生。4年前的她,活泼好动,尊敬师长,与同学相处得极为融洽。

但时至今日,正处花季年龄的她却沉默、不爱笑、时常叹气,生气的时候脾气十分暴躁。

这样的转变源于一场令人心痛的变故。

据乐乐的母亲唐娟(化名)讲,4年前,11岁的乐乐惨遭强暴,随后又被拐骗至休闲中心卖淫。被解救后,强奸乐乐并强迫其卖淫的犯罪嫌疑人被送上了法庭。

在经历一审、二审之后,今日,此案发回重审的次开庭在湖南省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但未当庭作出判决。

悲惨遭遇令人震惊

我当时不知道她的年龄。我做错了,请给我一次机会吧。12月23日,涉嫌强奸并强迫乐乐卖淫的22岁的周军辉在法庭上多次强调自己当时并不知道乐乐的年龄,请求乐乐母亲唐娟的原谅。

时间回溯到4年前。

2006年10月1日晚上9点,唐娟发现11岁的女儿乐乐仍未回家,夫妻两人找了一夜无果。

第二天一早,正当夫妻两人急得团团转时,乐乐自己回家了。面对父母的询问,她说:昨晚我在同学家做作业晚了就睡了。

我发现她情绪很低沉,手臂上还有伤,我就带她去看了看,当时没有检查出什么大问题。开庭前一天,唐娟在接受《法制》采访时说,当时她并没有想到女儿一晚上没回家是出了事情。

唐娟说她当时不会想到,10月1日晚上,乐乐被在溜冰场认识的、当时17岁的周军辉强奸。

10月3日,乐乐失踪了。

据唐娟回忆,乐乐当时留了张字条就走了,并没有提前知会家人。乐乐的字条让唐娟有了不详的预感,但她并未料到女儿竟会失踪长达3个月之久。

我女儿通过字条告诉我,有人要她去做事赚钱,虽然她不想去但是必须去,还说她会回来的。孩子就这样不见了,丈夫在外做生意,我非常恐慌,但是多方打听却丝毫没有消息。回忆起往事,唐娟哽咽着告诉,贴寻人启示、报警、托人到处寻找,但都没有消息。

直到后来,一个熟人给我打说在一家洗浴中心看到一个很像我女儿的人。唐娟说。

听到这个消息后,唐娟迅速赶到这家名为柳情缘休闲屋的洗浴中心,在门外看了很久却没有看到女儿。

随后,她托亲戚假装客人进去打探,洗浴中心表示他们这里的小姐小只有十一二岁。

唐娟称,为了弄清楚女儿究竟在不在这里,她决定蹲守在洗浴中心附近。

考虑到之前找女儿、报案等行为可能已被柳情缘休闲屋的老板娘秦星、周军辉等人知晓,唐娟头戴草帽扮成捡垃圾的悄悄打听,并多次找人到附近打探。

2006年12月20日,唐娟终于在洗浴中心见到了女儿,此时距离乐乐失踪已近3个月。

孩子目光呆滞地坐着,我一眼就认出了她。唐娟告诉《法制》,乐乐在看到她时并没有扑向她痛哭,而是面带恐惧,到家后,孩子才缓过神来搂着我大哭,彻夜讲述了这些天的遭遇。

据乐乐讲,10月1日晚被强奸后,周军辉威胁她不许告诉父母,否则就把这件事情告诉她的老师、同学,并会毁她容、杀死她全家。

前10天都是白天接客,晚上被周军辉挟持到宾馆。我女儿太惨了,现在已经染上了性病,每次病发她都很痛苦。除了病痛,更会唤起她那段非人遭遇的回忆。唐娟说。

受害者曲折控诉路

女儿终于回家了,可女儿在失踪期间所遭受的非人折磨促使唐娟要为女儿讨个说法。

2007年2月17日,永州市公安局局长作出务必严惩彻查,并追究民警办案不力的的批示。

在省市两级公安机关的直接干预下,永州市公安局成立了专案组彻查此案。不久,涉及此案的6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周军辉、秦星等人被立案侦查。

据乐乐案件的代理律师沃兴伟介绍,唐娟作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要求法院判令周军辉等人进行经济赔偿,并判处6名被告人死刑。

据了解,根据湘芙蓉司鉴中心〔2007〕精鉴第280号鉴定结论:乐乐属于创伤后应激障碍,该病的发生与2006年10月至12月期间被强迫卖淫所受的精神创伤有直接因果关系。

2008年,此案被移送至永州市人民检察院,当年4月由永州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2008年6月6日,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6名被告人均受到了法律惩处,其中秦星、周军辉被判处死刑。

唐娟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而被告人亦提出上诉。

2009年1月,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将此案发回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

迟迟等不来结果的唐娟于今年11月底,通过搜狐微博发出求救,希望尽快结案,随即引起媒体广泛关注。

在12月23日的开庭中,《法制》终于见到这名反复被唐娟提到的洗浴中心老板娘秦星。

这个出生于1982年的女子身材瘦小,在庭审上一直哭着陈述,并当庭翻供,对之前供述的强迫卖淫行为拒不承认,说自己没有强迫乐乐,只是开了个美容美发屋。对于洗浴中心从事卖淫活动,秦星表示承认,但否认自己强迫这些女子卖淫,同时否认打骂过乐乐。

秦星的男友、洗浴中心老板陈刚也当庭翻供,不承认强迫卖淫。

没有你们的强迫,她怎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唐娟在法庭上如此质问。

我女儿今年读初三,成绩一般。我把她送到外地去读书,因为怕留在当地受到打击报复。唐娟情绪低落地说,孩子出事之后,身心都受到极大的损伤,现在情况时好时坏。

遏制黄毒需用重典

强迫卖淫这种行为主要发生在一些涉世未深的幼女身上,犯罪嫌疑人利用威逼利诱等手段强迫这些人卖淫。沃兴伟告诉,这种强迫卖淫行为的社会危害性非常大,使很多幼女误入歧途,甚至有一些人慢慢接受了事实并选择从事这个行业。

近年来,全国各地警方掀起了新一轮扫黄风暴。

今年6月13日,全国公安机关启动2010严打整治行动。

随即,全国治安系统组织开展以打击卖淫嫖娼、淫秽表演等淫秽色情违法犯罪活动为重点的打击黄赌毒专项行动。随着打击行动的不断深入,扫黄打非逐渐伸向黄色产业链的深水区。

有专家明确指出,在扫黄这场持久战中,斩断产业链尤为重要。而强迫卖淫作为黄色产业链的源头之一,亟待肃清并加大惩罚力度。

强迫卖淫的行为一般都是由某个或某几个犯罪嫌疑人引诱涉世未深的少女,通过为其买东西等方式博得好感和信任后,把她们骗到一些场所进行威胁甚至是强奸。据沃兴伟介绍,此后,犯罪嫌疑人就会把这些受害者带到不法场所进行卖淫活动,所获利润由诱拐者与组织卖淫者进行分成。

这种犯罪活动的利益很大,也正是因为有利可图,才会促使某些人不惜铤而走险。沃兴伟说。

此外,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乔新生向《法制》透露,强迫卖淫处于黄色产业链的上游,不断有不法分子用非法手段迫使女性加入此产业,其中不乏幼女被诱拐。

在我国刑法中,强迫容留妇女卖淫是一个单独的罪名。现在学术界已经意识到,在涉及到未成年少女卖淫问题的时候,如果使用强迫容留妇女卖淫犯罪的规定,很可能导致犯罪分子被减轻处罚。乔新生认为,只有加大对强迫卖淫罪的处罚力度,对处于各环节的犯罪嫌疑人予以相对严厉的惩处,才能从根源上斩断产业链,使扫黄打非行动更有实效。

烙铁配件
搅粉机
行星减速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