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武汉破获特大虚开增值税发票案 挽回经济损失达55亿

2019-01-11 19:21:30
武汉破获特大虚开增值税发票案 挽回经济损失达55亿 中新网武汉12月25日电 (黄赤橙 王旭东 徐金波)三名外地男子流窜到武汉,注册了191家空壳公司,与武汉两名会计从业人员勾结到一起,大肆虚开增值税发票牟取不法利益,当民警冲进不法分子的窝点时,从里面清理出堆积如山的发票本、税控盘、企业工商资料、公章和法人身份证…… 图为民警查获空壳公司资料 黄赤橙 摄 记者25日获悉,在武汉市公安局和市国税局的通力合作下,“12.05”特大虚开增值税发票案告破,警方抓获了5名嫌疑人,查获已开出的发票9500余张,票面金额高达8.5亿元。与此同时,国家税务总局根据武汉上报的线索进行二次关联,对其他省份有异常开票行为的1625家公司进行了锁定,挽回国家税款损失高达55.86亿元。此案也近十年来武汉破获的一起虚开增值税发票案。 领票增量异常引起税务部门警觉 2016年11月底,武汉市国税局发现,2户新办商贸企业首次申领发票要求增量200份、500份。而一般企业首次申领都是25份发票。一系列反常举动,引起税务干部高度关注,他们通过排查,迅速锁定6户同类型“首次领票超量”预警企业。这些企业均存在相同时段注册、相同地址登记、短期多次增量和交叉人员领票等特征。 “这很有可能又是一起虚开团伙作案。”武汉国税预警团队负责人张学东意识到,立即针对这6户企业开展购销关系网二次分析,发现53户企业与之存在关联,并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企业。 经查,这53户企业的登记注册地址均为虚假,且申报进项税额都是随意填写的农产品发票,用虚假的进项抵消自身的纳税义务。同时,截至2016年11月底,已向北京等地虚开发票1082份,发票均是顶额开具,开票时点都在购票次日一次性开具。 由于案情的复杂性,警税两家迅速启动协作机制,成立联合办案专班,开展进一步调查等行动。 “刚开始,我们打算从关联信息入手,摸清这背后的人物网,”武汉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四大队副大队长陈斌介绍。但他们很快发现,这些企业在工商、税务留下的信息并不真实,民警“按图索骥”找到公司地点,多半都是人去楼空。 陈斌还发现,这些问题企业隔段时间就会注销一批,同时公司法人的手机号集体停机,与之关联的微信、QQ也全部注销。面对反侦察意识极强的嫌疑人,民警的侦查一时陷入胶着。 抓获两名会计揭开虚开团伙黑幕 找不到公司实际控制人,办案民警决定转变思路,从外围开票人员入手来找嫌疑人。 “虽然空壳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一直处于幕后,但是不论他们如何掩盖,要达到虚开的目的,必须按照税务机关规定的流程进行纳税申报,这个过程是嫌疑人与外界对接的端口,并且要完成这种专业操作团伙里一定有会计从业人员的参与。”办案民警周游介绍。 民警运用信息化手段,在海量的数据中抽丝剥茧,锁定了刘某、谢某夫妇,他们都有会计从业资格,极有可能就是帮助空壳企业开票的嫌疑人。 今年8月10日,民警追踪刘、谢夫妻来到武汉市东西湖区金银潭附近,在一处公寓楼内将他俩抓获。 面对法律的威严,刘、谢夫妻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他们供述,这些虚开公司实际控制人互为同乡或亲戚,三两结伙控制不同公司或一人独自操控全局,而刘、谢夫妇则按这些人要求开具发票,交给前来取票的人或直接寄往外地;同时,他们还负责聘请临时人员,轮流办税领票,或是安排提供身份证的人员接受税务机关核查,两人非法获利近40万元。 “有三个人,印象为深刻,绰号分别叫‘胖子’、‘卷毛’和‘黑李’。”刘、谢夫妇向民警交代了三个开票企业的实际控制人。 由于担心嫌疑人逃逸,专案组立即组织警力进行抓捕,在刘、谢夫妻的辨认下,民警确定了“胖子”真名叫尤某,已经乘机前往云南,民警连夜赶往昆明,在当地警方的协助下当晚即将尤某抓获归案。于此同时,其他抓捕小组也相继行动,在武昌区一公寓内将“卷毛”朱某阳、“黑李”朱某江当场抓获,现场起获手机、电脑、开票机、身份证、电话卡等大量涉案物品,锁定了关键证据。 图为犯罪嫌疑人已开具增值税发票 黄赤橙 摄 疯狂注册公司虚开发票敛财 经过审查,尤某、朱某阳、朱某江等人交代了他们的作案手法。他们从外地流窜至武汉,通过非法途径大批量购买他人身份证,并以此办理银行卡、电话卡,同时注册微信、QQ、租赁房屋,一切与外界的交流全部使用虚假身份。 尤某等人表示,“前期准备”妥当后,他们就开始注册公司。他们通过从事不法代办业务的“中间人”介绍,找来闲散人员充当公司法定代表人,等他们拿到了全套企业资料后,就将其交由会计刘某、谢某,前往税务机关领取发票,按照下线公司的要求开具后发往外地。有时他们为了逃避税务部门追查,还会先把发票开给其他空壳公司进行“洗票”,几经转手后才到下游受票企业,骗取国家出口退税。 “正常公司领取发票后,都会按期进行纳税申报,”武汉市国税局稽查局局长周光春介绍,“但这些空壳公司并不存在任何商品交易,所以无法进行纳税申报,首次领取发票后,这些公司就失去了利用价值,被嫌疑人成批放弃。” 基于这种作案手法,每名嫌疑人都掌握了大量空壳公司,民警和税务机关干部发现,绰号“黑李”的朱某江控制了73家公司,“胖子”尤某和“卷毛”朱某阳也分别控制了59家公司。由于公司太多,几人为了方便记忆,将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名字直接写进注册名称中,不少公司的名称颇为滑稽。 今年12月12日,该案五名嫌疑人尤某、朱某阳、朱某江、刘某、谢某被依法移送起诉。警方共查获空壳公司191家,其中有126家有银行开户信息,143户有法人、领票人信息,143家中有115户有开票信息,票据开往北京、上海、天津、安徽、重庆等27个省、市,423家公司,发票共计9501份,专票8460份,普票1023份,价税合计约8.5亿元,税额约1.2亿元。警方介绍,尤某、朱某阳、朱某江三人靠开具发票金额的3%—6%“提成,”非法获利2000余万元。 同时,武汉市国税局积极上报国家税务总局,追查这些空壳公司的开票信息,在其他省份陆续定性处理虚开企业1625户,抓捕犯罪嫌疑人12人,挽回国家税款损失高达55.86亿元。目前该案还在进一步深挖之中。(完)拉伸运动怎么长高
宝宝感冒发烧怎么办
跌打损伤吃什么水果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